考前心飞扬,考后透心凉

是chen啊!

呵!这悲催的人生!(2)



&私设江澄小时候被当成女孩养过。


ooc慎入!


如果你可以接受那就进吧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6.


蓝涣的母亲看到虞夫人的“女儿”,不由得的心生一股羡慕,低头一撇,刚好瞥见蓝涣直勾勾的盯着江澄看。





蓝妈妈想:虽然那不是我的女儿,但可以拐过来啊!






蓝妈妈:“儿子啊!你觉得江晚吟怎么样啊?”





蓝涣瞬间回神,意识到自己有失雅正,一时不知自己应该怎么回答。





蓝妈妈:“你觉得江晚吟这个女孩怎么样?嗯~就是有没有别的想法?”





蓝涣犹豫不决。





蓝妈妈循循善诱:“你要是有,我马上给你定个娃娃亲!”





蓝涣:……





蓝涣:!!!






蓝涣:“有有有有!!!我有!”声音大到传遍整个宴席,众望所归的得到了所有人的侧目。





蓝妈妈:……





蓝妈妈:儿子,你的雅正掉了。







7.


蓝涣:亲妈,我绝对是亲生的!






江澄:真巧!我好像不是。





9.


藏色散人看着小江澄心里一阵羡慕。





可惜自己没女儿。





于是将自己罪恶的眼神投向了小魏无羡。





魏无羡:???






10.


魏无羡:师妹!呆在坑底别动,为兄我来陪你了。





11.


虞夫人在想去厕所的时候犹豫了。





江澄抬头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母亲。





虞夫人:带他进女厕所应该没什么吧?





最后虞夫人带着小江澄进了女厕所。





江澄: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!





虞夫人:他还小,没事的,长大会忘掉的。





虞夫人的心有盆那么大。嗯,四川盆地的盆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嗯,进厕所那个是我亲生经历过的。





我爸想着我还小,然后——emmm,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





我还是个孩子啊!关键是为什么我的现在还记得???





江澄:“嗯,同道中人。道友,你好。”





魏无羡:“师妹,你在坑底不要动,我马上就要踩着你厚实的肩膀出来了!”





江澄一个侧身,魏无羡再次从坑头跌到坑底,并并且拉下来一个垫背的金子轩。






江澄:“大兄弟,你好啊!”(一拳上去)



















我更了!

姐夫被怼的很惨啊!

羡羡,洋洋,澄澄的图不是一般的多。

啊!瞧瞧我的手有多贱!昨天评论发错链接了。现在才发现。emmm。




忽然发现这个比文字好摸。




(骚女,请停下你那危险的思想。)




剩下的评论见,不会发错了。

呵!这悲催的人生!

又是一个新坑。什么时候更,随缘吧。


ooc慎入!


私设江澄在小时候被虞夫人当女孩养过。


沙雕向。


不喜勿喷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1.


江澄在玩了大半个学期后成绩下滑了好多,江澄突然脑抽醒悟,对江枫眠说。





“爹,我决定了,我要好好努力,不虚度光阴。暑假也是。”





江枫眠皮笑肉不笑:“别啊!你继续玩,暑假就是用来玩的。”





江澄:很好,他以为我听不出其中的讽刺意味吗?





江澄:“呵呵,你说的对,那我还是继续玩吧。”





这种言辞上的针锋相对,是江澄觉得最舒服的相处模式。传说中父慈女孝的画面。嗯~这存在江澄六岁之前没被发现他是个男孩之前。





2.


虞夫人快生了,江枫眠在屋外坐立不安。终于,伴随着婴儿嘹亮的啼哭,江枫眠的心放下了。





虞夫人看着怀里的婴儿,也就是以后的江澄,微微皱眉,江枫眠喜欢女孩,可江澄是个男孩,虞夫人吩咐金珠不要告诉江枫眠这是个男孩儿,想着让他先高兴高兴。现在家里还有一个大的,是女孩,等到以后,他一定想要一个男孩,到时候再告诉他。





江枫眠冲了进来,焦急的看着虞夫人。金珠:“恭喜宗主,是个女孩。”





江枫眠几乎高兴的想到门前的湖里游上一圈。





江枫眠:“择日不如撞日,今天我就给她取名,既然是个女孩,就叫‘江晚吟’如何?”





虞夫人:算了,随他去吧!






3.


江澄:我可能是个意外。






4.


被当成是女孩的小江澄收到了百般的疼爱。






每次江枫眠与朋友聚会上都会带着江澄。





一次宴席上——





江枫眠与藏色散人相互交谈,江澄在一旁埋头大吃。





藏色散人应该是第一次见江澄。





她问:“这是你家千金啊?”





江枫眠点点头。





藏色散人又说:“还是女儿可爱啊,不像我家那个小魔王……”





江澄问父亲:“爹,‘千金’是什么意思啊?”





江枫眠:“千金就是指女儿。”





江澄想了想,又问:“那儿子是什么?”





江枫眠斩钉截铁,毫不犹豫道:“狗蛋。”





那时的江澄看着宴席里被藏色散人牵着的小魏无羡。





江澄:他真可怜。






5.


小魏无羡看着小江澄问:“娘,为什么他明明是个男孩,却打扮的像个女孩?”





藏色散人给了小魏无羡一个暴栗 :“那是男孩吗?那明明是女孩。虽说长的有那么点偏男性化。我到希望你是个女孩。”






魏无羡:“女孩有什么好?”





藏色散人再次赏了魏无羡一个暴栗:“我以前还希望你生出来是个女孩呢!好拐个好女婿回来。”





藏色散人面带羡慕的看着江澄:“他指定能拐个好女婿回去。你看蓝家的大儿子蓝涣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她看。”





魏无羡:“哦。”





藏色散人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魏无羡:“我还指望你能拐个想你爸爸那样高冷的女婿回去呢!”





魏无羡:“比如说——”






藏色散人指指蓝家蓝涣旁边的蓝湛:“你看,他面无表情,这就是高冷。就是他蓝湛了。”






魏无羡看着蓝湛,忽然蓝湛看了过来,魏无羡冲他笑笑。蓝湛瞬间转走视线。





藏色散人:“你要是个女孩,刚刚你就迷住他了。但你是个男孩,所以他又转移了视线。哎!他要是我的女婿该多好?”





魏无羡:“……”





魏无羡:“我尽量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emmm,原本是想只写江澄的,写着写着,就全都进去了。




没事,还好。





江澄:“江家的男孩像根草。”





魏无羡:“我拐到他了!”





正在闲摸鱼的我。😂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站tap致歉

是哪个小可爱要的表情包?

我的手机里还有好多。可惜只能发十张。

薛洋:“魏不要脸,你居然想出卖我!”

魏无羡:“一看到流氓,我就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你。”

江澄:“金子轩,快醒醒,那是梦!”


蓝曦臣:“子轩兄,你的话语很危险。”


还有一些,评论见吧!


对了,配合同人文食用更佳!

魔道在学校里的生活25

更文了!敲黑板。啊!还有一发。但我决定不以文的形式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江澄:我跑不掉了。



蓝曦臣:“晚吟,你在瞒我什么吗?”



江澄:魏无羡这个智障,难道不知道要是问出来了,我们就死定了吗?



江澄:“没有。”



蓝曦臣:“那晚吟为何躲我?”蓝曦臣装起一脸无辜委屈的纯情男孩?



江澄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,心中有些不忍。



(澄澄你要小心,蓝大可是个白切黑!)



江澄:“真没有。”



蓝曦臣:“那晚吟,你出去干什么了?”



江澄头顶微微冒汗:“我们没出去玩。”



蓝曦臣:“嗯?”



江澄此时已心虚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

人家好心好意让你出去玩,结果自己却把人家叔父的内裤给撕了,那算个什么事?



江澄在心中把魏无羡来来回回骂了个遍,骂到没词儿,才罢休。



蓝曦臣刚想再说什么。



金光瑶刚好从拐角处出来,江澄犹如看见了生的希望。



江澄:我……我……我还活着!



金光瑶:一个拐角遇见你。



金光瑶:二哥。



蓝曦臣点点头:“三弟。”



蓝曦臣:他来的真不是时候,没看见我在办正事吗?



(不不不不,蓝大你的正事儿应该远大一些。比如……)



蓝曦臣瞬间看到江澄看金光瑶的眼神,那种两眼放光,仿佛看见了生的希望。



蓝曦臣:……我有那么可怕吗?



金光瑶想皮一下:“我走错了。”



江澄的人生已黯淡无光。



江澄:我的人生真是大起大落的太快了。



蓝曦臣:……你是我的好三弟!



金光瑶:“一会我来找你谈事情。”



金光瑶:“你做好准备。”



金光瑶打算走了,江澄一把拽住金光瑶:“什么事,现在说也不迟。”



金光瑶:“是魏无羡叫我来的,你知道的。”



金光瑶:“魏无羡觉得不对劲儿,就把我叫来看你了。”



江澄:魏无羡,我爱你。



远方正在调戏蓝湛的魏无羡打了一个冷颤,蓝湛:“你怎么了?”魏无羡骚骚头:“没事。”



蓝湛:魏无羡骚头真是太可爱了。



蓝曦臣看着金光瑶雨江澄两人打着马虎眼,自己在旁边干看着,几次想要插入,却无法插入,看着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。




蓝曦臣:你不再是我的好三弟了。



江澄如获大赦,拉着金光瑶跑了。



江澄:我终于跑掉了。



江澄:“你这么急找我干什么?”



金光瑶:“蓝启仁在群里调查是谁偷了他的内裤。”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下一章链接走起,好了,不是你们想的那种链接。




想歪的自己面壁思过去!



魏无羡瑟瑟发抖:“江澄在心里想了什么,让隔了这么远的我打冷颤?”



江澄:“闭嘴!”


占tap致歉



啊啊啊啊!





我:“我想更文。”





手:“不,你不想。”





我:“我要想接下来的剧情。”





脑子:“脑子是个好东西,可我要离家出走。”





我:“我要产粮。”





天性:“不,你想出去玩。”





我:“……”





我:“那我去逛逛老福特。”





手:“我支持你。”





脑子:“我回来了。”





天性:“孺子可教也。”





这就是我今天不更的理由。





应该有太太明白我的感受吧?😂





放心吧,明天更。啊西,两章!





刺……刺……刺激。





魔道在学校里的生活24

我讨厌期末考,还好早八辈子考完了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魏无羡望着自己手上的资料,只觉的得头疼。魏无羡:“江澄你复不复习?”





江澄望望魏无羡低头看看手中厚厚一打的资料:“我们能考多高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咱考低一点,期末吓死蓝启仁。”





魏无羡:“明白,咱要低调,低调。”





于是魏无羡与薛洋玩起了纸飞机,飞到门口,被踩的黑黑的,稀巴烂。





魏无羡觉得自己是不是很久没看见蓝湛了。打算去找蓝湛玩,江澄:“你别一激动,把咱们做的事抖出来了。我躲他们还来不及,你还要倒贴到时候别把我和金光瑶、薛洋给贴上去了。”





突然江澄浑身一颤,猛地一回头,看见蓝曦臣就在他与魏无羡身后。





魏无羡:出现了!他出现了!学生会会长!





江澄:他走路不带声的吗?





蓝曦臣一脸微笑,散发出一股邪恶气息。江澄有点心虚。不敢看蓝曦臣,转而看着魏无羡,魏无羡此时整眼神乱飘,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。





江澄突然从他那聪明的小脑袋瓜中想出了一个办法,开口大骂:“魏无羡!我说那么多的话你没听见吗?不要大半夜鬼叫,你不知道吗?昨晚上,一个楼下的好兄弟都说你是个沙雕,难不成你还真是?我求你不要自暴自弃好不好?到时候,我怕保不住你。”





(江澄:我真聪明。)





魏无羡:我做错了什么,你要这么对我?





魏无羡:你们小情侣吵架归吵架,为什么要拉上我?





魏无羡顺着江澄的话说下去:“不用保我,因为到时候你会和我一样是个沙雕。”





蓝曦臣:……





江澄依旧自顾自话:“魏无羡!你能不能悔改一点!走!咱回寝室慢慢算。蓝曦臣,失陪一下。”





魏无羡开始了自己认为很完美的表演,自以为露出了一个极其无辜的眼神,三分无辜,五分不知悔改,两分挑衅。





在蓝曦臣的眼中就是一个智障在闯祸之后的眼神?





魏无羡对上了蓝曦臣的眼神,瞬间就觉得自己穿帮了。





魏无羡:不玩了,不玩了,我还是去找我的蓝二哥哥吧!





魏无羡:“师妹,戏陪你做到这里,我已经仁至义尽了。不要怪为兄,是蓝湛他太诱人!要怪就怪蓝湛他太诱人了。”





江澄:“?”





江澄:刚刚不还演的好好的吗了?怎么你就跑路了呢?





魏无羡:“蓝曦臣,不不不不,大哥,其实师妹是在躲着你,至于躲什么,你自己肯定问的出来的,我相信你。”





江澄:“你个不义气的东西,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!还有大哥是个什么鬼?你什么时候和他结拜的?你别跑,给我回来!”说着就要去追魏无羡。





蓝曦臣瞬间拉住江澄。开玩笑,凭我们涣哥单身20年的手速,会拉不住一个辣么大的人?





蓝曦臣:“晚吟?”





江澄回头,江澄:我跑不掉了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江澄:“魏无羡,你个没义气的东西,滚!”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



魏无羡:“这不怪我,是他太聪明了。”





江澄:“……”





江澄:“其实是蓝湛对你而言太诱人了吧?”





魏无羡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



江澄:“你走!再让我看见你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”





魏无羡表演在线挑逗,

江晚吟表演在线断腿。






真好!😂









魔道在学校里的生活23

&幼儿园文笔

不喜勿喷

谢谢观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第二天早上,蓝启仁家中——

“啊——老子的内裤呢?哪个傻逼给拿走了?”据我猜测,这应该是蓝启仁第一次骂人。

楼下的楼主:咦?这不是蓝启仁吗?原来他还有这样一面。

楼上的温若寒起床后,看着满地魏无羡塞的内裤,微微沉默,随后猛地扇自己一巴掌。

温若寒:哇!真的是阿仁的内裤哎!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?难道是我晚上梦游偷来的?不管了,既然在我家,那就是我的了。要是被发现了,我就打死不承认。看看摄像头拍到了什么没有。

查看电脑,温若寒发现自己安的摄像头被砸了。温若寒头上冒出几丝黑线。什么也没拍到,拍到的只有一道紫光突然闪过,摄像头就坏掉了。记录结束。

温若寒沉思,(注:温若寒不知道是羡羡他们偷了内裤)录像截止在昨晚魏无羡他们掏内裤之前不久,刚刚好错过了接下来的盛事。

学校中——

金光瑶心事重重,江澄:“你咋了?”

金光瑶:“你们三个昨天做的事被拍到了。我去处理后事也被拍到了。”

江澄:“你放心,魏无羡在做这件事之前,就知道那个摄像头是几天前坏掉了。我不放心,又去看看,发现在七楼居然还有一个面对面拍摄的摄像头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三毒,把那个摄像头打掉了。没留下一点痕迹。”

金光瑶松了口气将手打在江澄肩上:“看来你们还挺聪明。要是薛洋有你们一半聪明就好了。”

这时蓝曦臣与蓝湛走了进来。看见这一幕蓝湛不着痕迹的看看蓝曦臣,旋即看向了魏无羡,蓝曦臣看见这一幕眉头不禁皱皱,但在江澄看过来的一瞬间就烟消云散,摆出一副与平常无异的微笑。只是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勉强。

江澄在此时也看向了蓝曦臣,心里有点心虚,毕竟人是想让你出去放松放松,而自己却干了那种事情。

还不待蓝曦臣开口询问什么,魏无羡叫到:“啊哈!蓝湛!你来了!”

蓝湛点点头算是答过了。

金光瑶看到蓝曦臣开口道:“二哥。”

蓝曦臣:“嗯,三弟。你刚刚笑的很轻松呢。是与江澄谈些什么有趣的事吗?”

金光瑶脸色一愣,江澄自然是看到了:没什么,只是昨天魏无羡大晚上鬼叫,叫的很好笑而已。”

魏无羡:“我没有!你昨天还叫我傻逼呢!你自己说,你有没有说过?”

薛洋:“我没有听到有人骂傻逼,我只听到有人在像个傻逼一样大笑,那个人就是你。”

魏无羡:“你不就是想报我叫你‘美洋洋’那一仇吗!至于吗?”

此时晓星尘进来了,薛洋瞬间放弃了与魏无羡闲摸鱼,跑向晓星尘口中甜腻腻的喊着:道长!”晓星尘笑笑,拿出一块糖,递给薛洋。

金光瑶:我的崽儿啊!

就在这时蓝启仁进来了,众人噤声,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。

蓝启仁环顾整个教室:“再过几天就是期末考了,大家努力点考一个好点的成绩。”

魏无羡悄悄将身体靠在江澄身上:“哼!到时候我不给他露一手,他蓝启仁还以为他教的有多好。”

江澄微微一笑:“还是考好点吧,虽然我赞同你的想法。”

这一切被紧盯着江澄的蓝曦臣与蓝湛看在眼里。蓝湛,嘴角微抿,蓝曦臣眉毛微皱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呀呀呀呀呀!其实我就是想看看双壁吃醋,仅此而已。😂

蓝启仁:三更半夜一人的内裤神秘被偷是道德的沦丧,还是人性的扭曲?欢迎收看午夜悬疑剧——神秘丢失的内裤。

金光瑶:“该来的总是会来的。这个作者说过,他要我们考试居然还真考了!成美,那天我叫你认真祈祷,你是不是没认真祈祷了!”

薛洋:“好吧。我确实没认真祈祷。可我又不信基督。”

魏无羡:“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!”

江澄:“阿娘可能会拿紫电抽你。”


蓝湛:“。”

蓝曦臣:“晚吟你不解释解释吗?”

江澄一脸懵逼:“?”

江澄:“我草你妈的jdidnbdsjms。”

该来的总是会来的。😂